客服热线 :  400 168 0525
Service 智能制造

智能制造和人工智能,本来就是两码事!

日期: 2020-01-27
浏览次数: 12

制造就是制造,不要总是被引领


去年早些时候,“互联网+”曾经被视为“智能制造”的灵丹妙药。经过一段时间的争吵、实践和沉淀,“制造业+互联网”的融合,才勉强修成正果。这看上去不过是一个词的顺序颠倒,背后却是不同角色的利益集团,在进行话语权的角斗。


而在今年,随着“人工智能”出现在政府报告中,“AI2.0+制造”眼看着又要出现在江湖。这对于中国制造2025,恐怕又是一次身不由己的晃动。


“智能制造”自身已经完全被舆论所异化。定语“智能”二字,奇怪地成为最大的主角和乐趣,而“制造”本身则沦为配角。


在这种情况,引入“AI2.0”只会助长本来已经热气腾腾的“智能”。


要不要就叫做“人工智能制造”?让“制造”干脆直接沦为“第三角色”


AI2.0,真的能引领智能制造吗?


即使是IBM的沃森,现在也面临着大量的问题。沃森跟西门子合作,在工业领域也不过是配角。只玩算法的,是不会弄明白工业的。大家总喜欢用谷歌的AlphaGo举例子说明AI跑得有多快,可这跟制造业,能有多大的关系。我们几乎也没有任何案例说明AlphaGo在工业领域有多大的进展。说白了,那不过是一场秀而已。


对制造而言,机器人、大数据都是大家吹过且正在漂浮的泡泡;人工智能则正在全新升腾。这些泡泡,如果来自市场和投资商一起吹动的,政府乐见其成;然而,如果政府花费太多心思放在这一类技术上面,那么智能制造势必误入歧途,这种“智能”过热的制造,将是制造业的悲剧。


智能制造和人工智能,本来就是两码事!



为什么制造业需要被ICT引领呢?制造就是制造,就是它本身。不需要用各种先锋旗帜来混淆视听。


机器人+制造,也差点成为我们智能制造的主流,“机器换人”这一口号前两年还曾大行其道,但现在迅速过气成为没人愿意提及的晦气词。机器人不是不能引领制造,但要看国情。


日本2015年1月出台《机器人国家战略》之后,矢志不移地将机器人在跟物联网、跟日本制造紧密地结合。那是有原因的,日本已经是世界排名数一数二的机器人强国,借用自己的优势是顺水推舟的事情,而中国机器人现在关键三大部件,都未能取得突破;在开源机器人系统、软件又有落后的情况下,奢谈机器人与制造的关系,最终势必沦为“中国是机器人最大的市场”这种我们屡见不鲜的结局。


在上周浙江余姚举办的中国机器人峰会,凯文·凯利这个在中国疯狂收割出场费的美国预言家,倒是从侧面给了我们一个提醒。他认为,在现有的基础上,人工智能技术第一个影响到的领域应该是金融领域,而且这种影响已经开始;另一个就是零售行业。


也许凯文凯利并不懂制造业,但他应该在美国也没有看到这种迹象。


弯下身子搞“制造”,而不是翘起脚尖搞“智能”,是当下工业界需要正面应对的问题。不要再干“语不惊人誓不休”的大事啦,而是要下沉搞出一些“寒窗十年无人知”的突破。


调门过热的智能制造


智能制造是过热的,正在演变成一场无心而起的非市场化的逐利行为。这方面原因,综合了多种指向不同的志向,既有新奇元素的加入,容易理解,容易“说出水平”,也有急功近利的示范工程、领导视察的需要。


重要的是,智能制造已经俨然成为“中国制造2025”的主舆论、主焦点,万般宠爱——无论是资金投入、各级政府言行还是政策研究机构,这对发展2025,将会非常不利。


智能制造的调门起的太高,是不太适合中国工业极其不均衡的国情。中国工业是一个超级熔炉,这里面生米、熟米各种夹生饭十分不同,千层饼万层酥的现象比比皆是。而共性的问题,则是工业思想淡漠、四基工程薄弱、制造工艺跟不上等问题。


这些问题,都不是“智能”的事情。但却是中国工业真正可以“强国”的根基。


笔者前些日子去沈阳凤城考察增压器产业集群。这个凤凰山脚下的增压器产业区,呈现出生龙活虎的市场活力。许多企业搞技改、搞工艺改进、搞横向联合,有声有色,好一片民营企业的勃生之相。有一两家可以隐隐地看到德国“隐形冠军”那种作派的影子。


智能制造和人工智能,本来就是两码事!



然而就“智能制造”而言,这里几乎“纹丝不动”。以生产方式为例,目前基本解决了设备数控化的问题,但自动化正处在呼之欲来的阶段。而信息化几无培育,数据分析更是不见踪迹。而至于工业思想、战略意识,则基本处于民营企业原生态自发生长的阶段。差距相当不小。


精益只有一点若有若无的影子,一些零星的5S看板挂在每个车间的里面。


如果智能制造之风,不能更好地扶持如此有活力的“增压器之都”——凤城,那么只能说,我们的“智能制造”调门起的太高。这里有数百家企业,每家企业都有多多少少几十号员工——他们是东北不景气的工业局势下的一面闪亮的旗帜。“春风不度凤凰山”,那就是春风不识百姓门,“智能制造”之风不该只盘旋在少数企业的上空。


在美国面向未来的先进制造伙伴计划中,国家制造创新网络是重要的一环。然而,从其分布来看,14个创新中心绝大部分都跟材料、工艺、电子相关,跟数字化制造、跟智能制造都只是各有一个。而且即使“智能制造平台”强调的也是能源效率和公共平台问题。


就是这样,“人工智能”都没排上队呢。


想想也是,如果谷歌、FaceBook都可以搞人工智能,山姆大叔何必亲自上呢?


少谈一点智能,多谈一点制造,对中国制造2025尤其重要。中国制造2025是强国阶段的第一步,仅仅是第一步。对于“智能”而言,放到2035作为重点,恐怕都未必太晚。


中国当下,似乎把制造业转型重点放在了智能制造上。然而,中国绝大部分企业连数字化制造都没有摸门,如果奢谈智能制造,中国制造将很容易进入了一个“迷雾阵”。“智能制造是2025的主战场”,这一选择,难免过于乐观。而这会误导中国制造2025的大好气候。


智能制造没有版本论


越来越多的实践和舆论表明,工业4.0可以看成是德国制造最强有力的一次国家营销之笔。笔者在三年前,就对此深怀警惕之意。至少现在,大多人已经开始将“工业4.0”跟“第四次工业革命”区分开来。


如果从工业历史发展阶段,来严格地地考察工业4.0到底是什么?那么很难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结论。它看上去,更像是一个版本概念,不过是一个武断的“工业断代史”思路,是历史阶段论的说法。如果这样理解,那么就难免会有补课论之说。


因此,“工业2.0补课、工业3.0普及、工业4.0示范”就会出现。这种说法,正是对“工业4.0断代史”思维的一种本能式的应激反应。


然而,很显然,工业4.0不是技术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工业2.0到底要如何补课呢?它在向谁看齐?一个轻量级拳手,补完课升完级之后,会不会在更重量级的台池,被恭候多时的老拳手直接放到呢?对于工业2.0的企业,所谓的补课,并不是技术上立刻就要3.0看齐,而完全可以是同时套用3.0和4.0的思维,按照最适合企业发展的方式,综合运用。


智能制造和人工智能,本来就是两码事!


实际上,即使在丰田,并不追求自动化的极致,而是要把人放在生产内环之中,依然有人工的部分。从这个意义而言,“补课论”是一种串行前进的蠕动机制,它丰富了阶段论的发展,却不符合企业以多种态势自我优化的基本事实。


我们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是:德国、日本早期工业发展之路,是不是真的可以被跨过去?


那些以精益为代表的现代工厂的核心旗帜,现在是不是需要举国上下重新扛起?那些呼啸而来的“互联网+”“AI2.0+”,是不是真的可以扛起拯救制造业的重任?


工业4.0终究是一个标尺思维,本来是表达宏观工业技术趋势的一种描述。它只是一个工业整体发展的宏观定性的标杆,而绝非可以成为精确定量的工具。然而,这个标尺却被无限度地放大和刻度细分。有些公司在给出德国安贝格工厂3.7的分数之后,也给了华为和潍柴的分数,当然了,是在2.0~3.0之间的小数点。我们真的需要一个小数点来标定我们的先进程度吗?


细分一个企业到底是2.5,还是3.2,实在是一场不太严肃的立论——如果不是一场闹剧的话。小数点后面的是非零数字,已经离战场一线走得太远了。如果我们的工业领导的思维也被标尺化,那工业4.0无疑是对中国工业文化的一次戕伐。


同样智能制造,也当是没有版本论可谈。数字化制造我们都没有搞清楚,连美国也是潜心研究之中,何必迷恋“智能”二字。既然未来不明,对于当下又并无实际指导之功,那么智能制造在当下也就很难有版本之言。


警惕制造业BAT化


如果人工智能在制造业中过热,势必会对“制造业BAT化”推波助澜。这将意味着BAT在制造业将掠走大批人才,严重干扰正在进行的中国制造的底层基础。


BAT就是中国制造战场的秃鹫,制造业的最为宝贵的人才,将是他们轻松扑杀的猎物。


算法是一个绕行动物,它必然只会从最容易解决的地方入手。正如炙手可热的大数据分析、云计算,在社会大数据领域(例如阿里的蚂蚁金服等,对人的行为和信用的判断)是很容易解决的:数据量巨大,但规律明显。而对于工业领域与的数据,由于面临着机械学、光学、热学、电磁、材料、流体等多种复杂学科的相互影响,工业大数据的分析,则要困难的多。


当然,解决工业领域相对容易的问题,也需要制造人才的介入。但中国的制造工艺、材料等门槛,都是更需要解决的强国根基性问题。


用所谓的数据算法,干扰中国制造实体工艺的进步,将是中国制造最大的悲哀。


人工智能,不是不要搞,但可以让民间自己去搞。市场都是逐利行为,人工智能、大数据、各种新模式,企业会考虑投资产出比,有动静风投自然就会跟上。政府何必来凑热闹。


文章来自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


精益六西格玛让我们的质量、效率、成本、管理上了一个台阶,并得到了美国质量协会、中国质量协会等单位的奖励和认可。”


———上海贝尔某某公司


热点新闻
点击次数: 30
什么是主管?主管应该做什么来支撑自己的工作目标,下面来讲讲主管,具有哪些特质和条件才能做好这份工作。主管不仅指的是职务分工制度上的组长、班长等人,也指现场上实际管理着一些员工,以及那些指挥和指导他人工作的人,。主管必备的五个条件主管的主要责任就是要解决自己所负责的现场的问题,使工作能够顺利、确实的向前推进,取得进展,而要完成这些任务,必须具备下面五个条件。(1)工作的知识这是关于每一位主管的职务或...
2020 - 09 - 13
点击次数: 25
OPL(One Point Lesson)一般称为单点教程,是针对工作中某一个特定问题的解决,由员工自己编写的专门教材,并由员工自己作为教员,对同事进行培训,是在推行TPM活动时经常用到的一个工具。OPL培训时间一般都在10分钟以内,所以也被称为10分钟教育。OPL很多公司都在用,但是也有部分公司在运用的时候,觉得效果并没有预想中的好,在此,我们来简单的聊一聊如何在工作中有效的使用OPL,提升员工...
2020 - 09 - 11
点击次数: 26
计划维护的分类:计划维护的适用性:一、预防保养1、定期保养:制定适当的周期,依照周期修理或更换,适用于:周期制定容易,变化少的情况。不实施点检,定期更换反而比较有利的情况。2、预知保养:为了了解劣化的状态而实施点检,依据点检结果进行必要的修理,适用于:了解劣化状态后再决定工期长短较有利的情况。劣化状态没有一定,无法决定保养周期的情况。没有实绩,无法决定保养周期的情况。二、事后保养故障发生以后再修理...
2020 - 09 - 09
浏览手机网站
分享到:
Copyright ©1999 - 2020 北京冠卓咨询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客服热线:400-168-0525
联系人:王老师
邮箱:cynthia.wang@gzconsult.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上地信息路1号国际创业园2号楼15层1502 
X
1

QQ设置

在线咨询

---------------------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 400-168-0525
6

二维码管理

展开